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猎文网 > 玄幻魔法 > 烽皇 > 第一百五十八节 对决(3)
          如裂缺霹雳般的石弹?#19978;?#32780;至,斗大的石弹呼啸着,形成一个参差不缺的排面,瞬间就让城头上刚增援上来的平卢军士卒倒下了一大片。

          殷红的鲜血几乎在几息时间就让城墙上的沙面变色,骨裂肢断,惨不忍睹,但是这却难以遏制住疯狂上?#35828;?#22763;卒。

          谁都知道这是搏命的时候了,连节度使大人都亲自操刀上阵,半点不退,他们这些小卒又有什么理由后退?

          紧接着就是渗人骨髓的弩矢啸叫声,“嘣!嘣!嘣!嘣!?#20445;?#26080;论是寻常圆盾还?#24773;?#30462;,都难以抵挡得住这种重型弩矢的横扫,唯一可以遮掩的大概就是雉堞垛口。

          应该说俞明真的命令来?#20204;?#21040;?#20040;Γ?#27491;好掐准了平卢军预备队压上来的时候。

          从几条梯道上冲上来的士卒刚一露头,就遭到了来自?#20174;?#20891;远程武器的打击。

          在此之前,?#20174;?#20891;的望楼和指挥官的千里镜都已经将这些道口一一标注清楚了,一旦实施打击,这些部位便是重点打击对象。

          而长期的训练和这几天时间的打磨,已经让这些投石机和重型强弩的操作手游刃有余,丝毫?#30343;?#22806;界影响的按点打击。

          ?#25490;?#20960;乎要把牙齿都咬碎了。

          ?#20174;?#20891;这帮杂碎简直是阴毒到了极致,也把投石机和弩车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,他不得不承认?#20174;?#20891;这一手太厉害。

          本来这些士绅私军的单兵战斗力虽然不弱,但是却在?#31185;?#21644;纪律上?#39134;?#19981;少,被这当头一击闷棍打下来,虽然在自家主子们的带头下?#25381;新?#19978;崩盘退缩,但是?#31185;?#21364;无疑遭到了巨大打击。

          看看这帮?#19968;?#20877;度冲上去的时候变形的动作和僵硬的步伐,就能知道这帮?#19968;?#22914;果再遭到袭击,恐怕就真的撑不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?#25490;?#25034;恼无比,江烽也同样郁闷。

          原本规划设计得相当完美的计划一下子就?#28142;?#20081;了,谁也没想到这帮胡将如此难缠。

          两人一组三人一队的组合一下子使得这帮胡人战斗力变得格外凶悍,无论是丁满、郭岳还是顾涛他们带来的自己亲卫都被这些人?#21355;?#30340;压制住了,甚至连洪葵都被当先三人死死拖住腾不出手来,这简?#26412;?#26159;一帮阴魂不散。

          那个躲在墙角处的术法师实力也一样出人意料,不但频繁的催动术法,而且抛出一两具能够造成影响的术法武器干扰?#24717;?#30340;进攻,连江烽都被其弄得心烦意乱,难以全副身心投入?#25509;?#29579;守忠的一战中来。

          再这样?#20013;?#19979;去,江烽担心一旦王守忠热血冷下来,理智?#25351;矗?#23547;?#19968;?#20250;?#28937;恚?#37027;就真的麻烦了。

          ?#30343;?#20869;心焦灼,江烽却不敢暴露出来,仍然要以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挥斥方遒,压制住王守忠的反扑。

          洪葵被拖住了,秦汉却被王国禧缠住,哪怕秦汉占尽上风,但是要马上解决王国禧,却也不能。

          王守忠却是恁地奸滑,依靠藏身在墙角处的术法师不断牵制,居然还能和江烽与郎坤的联手打了个平手,这如?#25991;?#35753;人接受?

          现在城墙头上的局面竟然出?#33267;?#19968;个诡异的平衡。

          在两翼外围,?#20174;?#20891;凭借着远程打击武器对平卢军的压制,?#30001;?#20803;贞和高阳的亲率军冲锋,已经开始占据上风,但是在中线这个战局里,王守忠与江烽和郎坤竟?#28142;?#24471;有来有往,而洪葵、秦汉、丁满、郭岳等人都被对方缠住,一时间抽不出身。

          这看起来?#30343;?#20040;,因为只要外线占据了上风,一步一步压过来,迟早可以打?#24179;?#23616;,一举赢得胜利,但是对于江烽来说这恰恰是最危险的。

          王守忠一旦发现局面不可挽回,极有可能借助当下的混乱局面?#28937;?#24320;溜,有术法师和这帮胡将的掩护,江烽还真没有把握留住对?#21073;?#36825;?#22681;?#28925;绝不愿意见到的。

          他宁肯局面倒转来,哪怕外线不利,但是这中线却要占据上风,甚至要压倒?#26434;?#21183;,?#32321;?#25343;下王守忠。

          只要拿下了王守忠,外线崩溃是早晚的事情,但跑了王守忠,那就一切皆休。

          王守忠也觉察到了这一点,此时的他也在犹豫,自己是?#30343;?#35813;放弃坚?#33267;恕?br />
          现在看起来局面似乎还处于僵持状态,但是王守忠知道这是表面的,短暂的,秦汉对三郎的优势越来越明显,三郎不可能再拖住对方多久,而洪葵那厮也?#30343;?#20960;个胡将能缠住多久的,真的等他们缓出手来,自己要想?#28937;恚?#23601;难了。

          也许自己真的该?#28937;?#20102;?留?#20204;?#23665;在不愁没柴烧。

          自己还有密州、海州以及登莱二州,哪怕齐州和淄州保不住,但只要密州在手,自己就能和?#20174;?#23545;峙下去,哪?#36335;?#24323;海州又如何。

          王守忠心念转动中,异变却生。

          邓龟年赶到了。

          作为方术师,这种亲临一线无疑是相当危险的,且不符合惯例的。

          邓龟年也?#30343;?#37027;种擅长在一线施展术法的方术士,他更擅长制作术法道具。

          但今日不同以往,连江烽都要亲临一线,就是要保证活捉王守忠,不能有半点含糊,邓龟年再是倨傲,?#24808;?#26381;从大局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于情于理,他需要到场。

          事实上他已经到了场边有一炷香时间了,护卫着他的甲士多达十余人,皆是用重盾保护,防止意外。

          牵?#24179;?#28925;和郎坤的是那名藏身在墙角后的术法师,对方同样也有甲士保护。

          而洪葵和秦汉也都被人牵制,导致了这个局面。

          要破这个局,首先要解除那名术法师对江烽与郎坤合战王守忠的牵制,同时最好还能把秦汉和洪葵二人中解放出来一个,这样以三对一,才能有胜算。

          主意打定,邓龟年心?#24515;?#40664;催发术法,而左手也从腰间囊袋中抽出几?#26007;?#31635;。

          对面斜角中的术法师论实力也不弱,不过略逊于自己,估计也应该是卡在了方术师的门槛上,但是自身催发能力还是很强悍的,需要彻底断绝其发力。

          猛一吸气,连续两枚术法符箓悄然抛出。

          一头苍黑色的木人陡然出现在墙角处,猛地一拳击出,将一名甲士击出三步之外,然后连续挥拳,破开围绕在术法师面前的被保护圈。

          而另外一枚术法符箓则是悄然隐地,?#30343;?#27987;烈的?#21015;任遏留?#32780;起,萦绕不去,只要是术法师便会发现,这是一枚格外强大凶猛的?#21015;?#26415;法符箓。

          苍黑色的木人甲士出现一下子就打了对方术法师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        ?#24597;?#20043;下,那些保护他的甲士也是?#39029;?#19968;团,刀砍斧劈之下,那木人却是恁地坚韧,虽然刀斧?#30001;恚?#20294;是也只留下深深的伤痕,但对于其行动却无半点阻碍,一样拳打?#30424;擼?#20914;开一条路来。

          那名术法师再?#21442;?#19981;住了,连连祭起火性术法,一条环形火网笼罩住?#30636;?#40658;木人,紧接着又是一道火蛇从其?#31181;?#23574;崩发而出,死死的缠住了木人,木人发出吱吱怪叫,挣扎着想要前行,但是却已经有心无力。

          木性术法气息演变成火性术法气息,让这个木人在难以维?#25285;?#36716;瞬之间,木人便化为一团青烟消失无踪。

          对于邓龟年来说,这个木性术法傀儡不过是一个噱头罢了,他真正的杀手锏在后。

          当那名术法师终于喘着?#21046;?#33080;上露出轻松和胜利的?#33485;?#26102;,他面前的墙砖陡然炸裂开来,一头凶悍无比土龙兽轰?#28142;?#20986;,一下子就把他吞噬了进去,半个身体都被那土龙兽的大嘴咬住,慢慢的被如同缓缓旋转的沙尘般的身体所覆?#24688;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    术法师忍不住狂叫起来,手忙?#24597;?#30340;挣扎着,一边忙不迭的连连点指插入砂砾中,想要遏制和逆转砂砾的吞没之势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每当他一指点下,砂砾速度?#30343;?#30053;微一顿,便又继续。

          渐渐的土龙兽化为了一个高达两米的巨物,而那名术法师也渐渐被砂砾裹住了整个身躯,连带着还在挣扎的双臂也渐渐湮没,?#30343;?#19979;头颅。

          而那旋转滚动的砂砾如同无形的力量在操纵,不断向上?#22124;?#30524;见得就要侵入嘴?#24688;?br />
          再?#21442;?#21147;挣扎的术法师再?#21442;?#27861;控制住自己的情绪:“停!停!我认栽了!”

          还在上升的砂砾丘猛然一顿,让然围绕着术法师的身体旋转,但是却不再上侵。

          邓龟年并无意杀死对方。

          毕竟是同道,而且说实话现在是各为其主,一旦青州战毕,像这种术法师完全可?#38405;?#20837;道藏材官院中,为?#24717;?#25152;用。

          以这个?#19968;?#30340;火性术法实力,若是能进入道藏材官院中好生打磨一番,未必不能有所大成。

          解决了术法师,邓龟年的目标就是要解放秦汉了。

          只要把秦?#24717;?#20986;来,那局面便可立即明朗了。

          ?#31181;?#20877;点,拈出一张术法符箓,这是一枚强化型的符箓,本身并无特殊杀伤力,但是一旦它附加在了术法武器上,便会极大的发挥出术法武器的威力,至少提升一个层?#19969;?br />
          而现在秦汉占尽上风,现在只需要一个契机罢了,自己正好可以给他这样一个契机。
      内蒙古时时彩号码预测

      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  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    牛牛热 火热KTV在线客服 森林之王返水 水晶裂谷APP下载 麻将来了猜猜乐是哪里的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网 广西快乐10分开奖 刮刮乐老板为什么不刮 壮志凌云2011第八放映院 幸运8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