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猎文网 > 玄幻魔法 > 烽皇 > 第六十一节 撕逼
          “鞠家妹子,你这话不对。猎文网Ww』W.』LieWen.Cc”许宁摇摇头,很平静的道:“为上者当不以个人喜好为行事准则,二郎纵然不?#19981;?#36825;等虚礼,但作为一州刺史,他也一样应当耐心应对,这关乎长安对我们浍州是否对其的尊重。”

          一番话说得情通理顺,让江烽竟然都无言以对,鞠蕖更是脸涨得通红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们可以想一想,来使?#28216;?#26469;过我们浍州,也对我们浍州官员不甚了解,他只能通过这短短的接触和观察来判断了解,纵然不能作为评判的依据,但起码?#19981;?#22312;他个人观感上有影响,浍州新成,日后仰仗长安多多,自然需要与长安交好,尤其是浍州本身和大梁现在又有着特殊关系,要处理好这两者之间的平衡,更需技巧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鞠家妹子若你是真心想要嫁作江家妇,真心替二郎着想,这般事情便要劝他以大局为重,不能由着自己性子,他代表的?#30343;?#20182;一个人,而是整个浍州数十万人。”

          许宁最后这?#22919;?#35805;更是堵得鞠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说自?#22909;?#23233;给江烽的意思?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可要说自己不会管江烽,好像又成了自己不会为人妇了,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:“看样子也是有你就足够了,我可没有这等灵巧心思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鞠家妹子你这话也不算错,像我们几个,各有所长,鞠家妹?#28216;?#25216;群,若非有你,二郎怕是早遭大难,我么心思稍微多一些,也要替二郎多考虑一些,也算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吧,而小静心思都在术法上,汶港栅一战也全靠小静了,所以我们这也算是从各自擅长的方面来帮二郎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许宁对鞠蕖的话完全免疫,自顾自的顺着鞠蕖的话往下说,这一番话说下来,也是句句占理,连江烽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在某些方面的确更适合自己,虽然自己在心理上对这个女?#35828;?#35302;感更甚。

          “阿姐!”许静虽然也早就了解自己姐姐这种风格,但是她?#36884;?#34134;相处很好,甚至很?#19981;?#38816;蕖这种直爽的性子,这和她单纯的性子很搭,所以她也怕触怒了鞠蕖,鞠蕖在江烽心目中的地位许静也很清楚,所以她不愿意出现那种?#32431;觥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小静,?#30343;?#20040;,我觉得?#34892;?#35805;还是提前挑明了一些好,藏着掖?#35834;?#21518;来也许更糟糕。”许宁摇摇头,看了一眼许静,“我知道鞠家妹子对二郎的感情,也知道鞠家妹子内心也是希望二郎好,但是好心也应该有好的方式来表现,否则就有可能成为好心办坏事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或许以后我们都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我觉得这种坦然相对也许是建立起我们之间关系的一种最基本的方?#21073;?#24403;然未必会受各自?#19981;叮?#20294;是却能避免一些无益的误会,鞠家妹子,你说呢?包括小静,虽然我是你亲姐姐,但是?#34892;?#20107;情还是需要说开来更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鞠蕖轻轻哼了一声,却没有说话。

          虽然她很不?#19981;?#35768;宁,但是她也得承认许宁所说的并非毫无道理,另外她所描绘的情形未来很大可能会成为现实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日后可能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鞠蕖也是既?#34892;?#24614;然心动,也?#34892;?#23545;未来要面对江烽其他女?#35828;?#28902;恼,许静这种女孩子她当然愿意,但如果真的多两个像许宁这样的,江烽就真的要家宅不宁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阿姐,蕖娘其实?#30343;?#20320;说的那样,……”许静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解释,而且阿姐也把自己拉了进来,日后三人都可能是在一个屋檐下,甚至一桌子吃饭,想到这里她也?#34892;?#24999;?#21073;?#22914;果阿姐能够和蕖娘和?#32769;?#22788;就好了。

          干咳了一声,江烽知道这种话题要扯下去就没个完了,作为旁观者,他现自己似乎对这种撕逼大战听得津津有味的感觉,这种心态大概是在原来那个时空永远感受不到的。

          对于许宁这种俨然以正妻的姿态话他也?#34892;?#19981;悦,但是他却也不能说许宁的话没有道理,而且也对许宁对这些事情的热衷和关心也?#34892;?#24515;态复杂。

          虽然对许宁的观感趋于?#22909;媯?#20294;是处于当下这个环境中,他不得不承认许宁和自己是两位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,而许宁的特殊身份和其对政治敏感程度也能使?#30431;?#25104;为自己许多不宜对外人言的内心想法最好的交流者。

          江烽甚至现,自己作为一个外来者,很多时候还难以用这个时代的思维来考虑问题,而许宁却能很好的替自?#22909;?#34917;上这一缺陷。

          无论自己愿意不愿意,接受不接受,许宁现在已经是自己未来的平妻,而她现在也应该是一心一意替自己着想,因为自己和她的利益已经捆绑在一起了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,江烽觉得自己可能是认真的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的时候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蕖娘,你和小静先到你屋里那边去坐一坐,我和宁娘有话要说。”江烽沉凝了一下,才把目光望向鞠蕖。

          鞠蕖并不太在意,和江烽相处这么久,她自?#24187;?#30333;江烽的心意。

          许宁也好,许静也好,她并不在乎,她也知道自己身份决定了自己不可能成为江烽的正妻,相反,她更在乎江烽对自己的真实态度。

          而现在江烽完全把自己当成一家人贴心?#35828;?#24577;度才是她最高?#35828;模?#33267;于说许宁想要争的东西,鞠蕖反而不在意。

          点?#35828;?#22836;,拉着许静的手,招呼着吴瑕便径直离开了。

          江烽淡淡的点?#35828;?#22836;,“宁娘,屋里坐。”

          待到鞠蕖和许静她们一离开,许宁先前的恬淡孤傲气势似乎一下子就收敛了许多,反而多了几?#24030;?#34148;自守的楚楚动人,默默的跟着江烽进了屋。

          江烽的房间里简单朴素,一扇屏风,两张胡椅,一张茶几,两边还有?#24700;?#32993;椅,?#21448;?#19968;个圆桌,几个锦凳,简单素雅。

          江烽选了?#31185;?#39118;的左边胡椅坐下,许静略一踌躇之后做了右边下一张胡椅。

          “宁娘,你难得过来一趟,今日来怕也不仅仅是因为是我担?#27494;?#24030;刺史一事吧?”

          江烽的话让许宁嘴角带笑,“二郎这么说,意思是担任刺史如此大事还不值得我亲自来一趟?”

          被许宁的话也堵得一笑,江烽摇摇头,“你这张嘴可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许宁脸颊微红,被未婚夫这般说可?#30343;?#19968;个好评价,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要想在江烽心目中改变固有印象?#30343;?#19968;件容易的事,而且她也没打算改变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要让自己像鞠蕖或者小静那样,那?#30343;?#22905;许宁的为人风格,自己做的事情?#24066;?#26080;愧,都是为了江烽和浍州,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。

          “二郎,我不常来,是因为我知道?#20063;皇?#24456;讨你的?#19981;叮?#21478;外你算是我未婚夫婿,在未成婚之前,我也?#30343;?#21512;太过于频繁的见你。”许宁神态自若的道:“但你担?#27494;?#24030;刺史,我作为未婚妻若是都不来,于情于理不合。”

          江烽默默点头,“这本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你我都知道长安不可能?#35805;?#27981;州刺史头衔给我,那除了把我往大梁那边逼,没有任?#25105;?#20041;。?#30343;?#36825;一次长安把浍州刺史授予我,但是只给了六个空白告身,却都是用的六曹判司的花棱?#21073;?#21364;把长史、司马和录事参军的告身给落下了,你说长安意欲何为?”

          按照惯例,长安如果认可了江烽担?#27494;?#24030;刺史,那么刺史下边最重要的三个职官长史、司马、录事参军,那都是要尊重刺史意见,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,空白告身都是随着来使带来的。

          没想到这一次长安来使?#35805;?#20845;曹判司的空白告身带来了,却落下了两个上佐官和一个总领的录事参军告身,不能不说这里边意味深长。

          许宁表情一凛,?#20037;?#20957;神:“哦,六曹判司的告身送来了,却不给长史、司马和录事参军的告身,难道说长安有意要安插人来浍州?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觉得有此可能么?”江烽歪着头问道。

          许宁凝神深思,迅即摇摇头:“不太像,三上佐官别驾不算,现在都不设,长史相当于你的助手,如果不给本地大族一个交代,说不过去,司马是你军事上的臂助,长安就是安排人来,你也要把他架空,他们何必做这种得罪?#35828;?#20107;情,录事参军虽然总领六曹,但都知道六曹判?#38745;?#26159;?#25269;?#19978;的行事官员,六曹判官都是你的人,单单一个录事参军又能如何?”

          “?#21482;?#32773;是要让我去长安一趟,专门像他们表明态度?”

          江烽是自家知道自家事,自己向李瑾承诺了一年之内到长安一行,?#22659;?#26080;病在南阳时也曾打趣自己,问自己是?#30343;?#25171;算食言而肥,?#30343;?#20107;务繁多的确无暇离开,现在似乎大局已定,用这种方式让自己上京,也说得过去。

          但江烽觉?#22969;?#37027;么简单,李瑾还没?#24515;?#20010;权力在这类事情在这种方式来表明态度,如果长安要让自己上京,有更多的办法,比如扣下两千匹夏州战马,自己就不得不屁颠屁颠的去长安一?#23567;?未完待续。)
      内蒙古时时彩号码预测

      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  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    水果大爆发客服 银弹是什么 2月5日尼克斯vs篮网 热火凯尔特人 北京赛车pk10 木乃伊迷城怎么玩 壮志凌云登陆 进击的猿人在线客服 鬼屋大电影2 福彩3d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