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猎文网 > 玄幻魔法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拜我为师
          “说,是不是季墨派你们过来的?”

          呵斥完啸天兽,张悬来到领头人跟前。猎 文』网Ww W.『LieWen.Cc

          这些?#19968;?#21018;开始还有些强硬,见他弄出毒药,逼着服下,这才知道眼前这位,不光是一位书画师、武者,更是一位毒师!

          再也坚持不住,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全部说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季墨公?#30828;?#26410;让你们杀我,而是脱光我的衣服,挂在树上,顺便用记?#21152;?#26230;记录下来?”

          听到对方的目的,张悬一阵无语。

          不过,想了一下也就恍然。

          自己现在是三星书画师,被别人羞辱,肯定没脸说出去,自觉将事情压下。

          而要是杀了,书画师公会肯定要详细追查。刚闹出矛盾就被杀,查出他来,不算太难。

          换做一星、二星被杀,总会可能不太在乎,他一个不足二十岁的三星书画师真要被杀,到时候季家恐怕都承受不住怒火。

          至于用记?#21152;?#26230;记录,那就更简单了,只要掌握这个,就等于掌握?#35828;着?#21644;主动权。以后自己明知道?#24653;?#36785;,为防止消息外泄,也绝不敢对季家做出什么过分举动。

          ?#22351;?#19981;说,这位季墨公子看起来鲁莽,实际上考虑的,很是周详。

          只?#19978;В?#20302;估了自己的实力,最终让这五个人落的如此凄惨模样。

          知道对方的目的,张悬眼珠一转,在众人身上各自踢了一脚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,将这位季墨公子脱光衣服挂在树上,然后用记?#21152;?#26230;录下来,换取解药。否则,五天内,等着肠穿肚烂,毒身亡吧!不用期望找其他毒师解决,留在你们身上的毒,是我独家秘制,就算三星毒师过来都解不了!”

          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。

          你不是想让我出丑吗?

          那好,就让你的这几个属下,将你的办法用在你身上,看看什么效果。

          至于所谓的?#28866;?#31192;制毒药只是将天道真气注入了对方体内。不过,这东西除了他,无人能解,倒也是事实,只要意念一动,就会在穴道深处炸开,让他们当场死亡。

          并未说谎。

          “是,是!”

          感受到身上被种下剧毒,几人嘴角抽搐。

          毒师一向恐怖,杀人于无形,得罪他们,就只能等着死亡。

          早知道少爷要他们找的这个人如此恐怖,直?#28216;?#25239;命令跑路,也不至于作死过来啊。

          “滚吧!”

          ?#25165;?#23436;,张悬不再理会对方。

  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      五人挣扎着站起身来,相互搀扶,快离开了树林。

          一回到王城,面面相觑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”

          伤势最终的章庆有气无力的看过来。

      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?#24656;?#33021;按他吩咐的做,大不了做完……永?#29420;?#24320;天武王国,再不回来!”领头人咬牙。

          他们虽然受季家的驱使,也只是看在钱和资源的面?#30001;希?#19982;性命一比,当然是后者更重要。

          再说,要不是这个季墨公子任性,又怎么可能得罪如此厉害的人物?让他们落?#33804;?#27492;凄惨模样?

          早就对这个?#19968;?#24680;之入骨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这件事需从长计议,赶在五天内做完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有了决定,五人歃血为盟,拖着一瘸一拐的身体,先找地方疗伤去了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不再关心被打残的五人,张悬正想回城,寻找天武学院,就听到不远处的山脉中,响起一阵?#24615;?#30340;声音,似乎有人在战斗。

          “过去看看!”

          身体一纵,踏上啸天兽的脊背,呼啸一声,蛮兽仰天而起,趁着夜色向声音响起的地方飞了过去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天武旅社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说……老师今天晚上才?#24049;?#23436;书画师?”

          赵雅等人看过来,一个个满脸激动。

          本以为老师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来到王城,没想到竟然比他们还早到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也是听书画师工会的人说有个叫张悬的人,?#24049;?#19977;星书画师成功,至于是不是……师伯,我也不太清楚!”

          6寻道。

          考完学徒他就立刻回来将消息告诉了众人。

          “肯定是的,能做出五境画作,又叫张悬,哪有这么巧的事?”一侧的黄语道。

          她可是亲眼见过张悬作画,度又快又厉害,水平之高,令人叹为观止,弄出个蛮兽作画的噱头,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        “既然老师考完书画师?#22351;?#19968;个时辰,肯定没走远,我们就近找找,或许就能碰到!”

          “是啊,我也要去找找老师!”

          听到老师就在这附近,赵雅等人再也坐不住了,?#36861;?#36215;身。

          “那好,你们出去转转,两个时辰内,?#20063;坏?#20840;都回来!”

          刘师不好拒绝,交代一句。

  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      赵雅等人再也按耐不住,一个个急匆匆向外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轰轰轰!

          真气凌空,气劲纵横,一人一兽正在山林深处战斗。

          “宗师?#22478;?#32773;和宗师境的蛮兽?”

          站在啸天兽的背上,看着战斗的双方,张悬微微错愕。

          下方战斗的竟然是一个宗师巅峰强者,与之交战的,则是一头宗师后期的赤身虎。

          赤身虎,和他当初收复的金身铁钱豹体型差不多,毛皮坚固,力量十足。

          这头明显比铁钱豹强大,一蹄一爪,都像是要撕裂空气。

          战斗的地方,树木碎裂,岩石变成粉末,似乎都承受不住他们的力量冲击。

          赤身虎虽只是宗师后期,却能越级战斗,那个宗师巅峰手段虽多,也无可奈何,一人一兽打的激烈,谁也伤不了谁。

          嘭嘭嘭嘭!

          又斗了一会,知道没有结果,赤身虎粗大的尾巴一甩,转身离开。

          见它走远,这位宗师巅峰也松了口气,也正想离开,突然瞳孔一缩,抬头看到了空中飞舞的啸天兽。

          虽然是黑夜,但啸天兽飞的不高,刚才战斗的时候,可能察觉?#22351;劍?#25112;?#26041;?#26463;,如此强大的生命出现在上空,要是不知道,真就可以自杀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知哪位前辈驾临,未能迎接,还望见谅!”

          连忙抱拳。

          能驯服半步至尊经的蛮兽,实力恐怕要达到至尊境界了,虽然他是宗师巅峰,也不敢自大。

          “前辈?”

          本来看他们打完,张悬就想离开的,没想到被现了,?#38393;?#19968;动,一个想法?#20658;?#20986;来。

          “对啊,我不是想找人感激吗?#31354;餳一?#26082;然把我认成了前辈,刚好可以忽悠一下,或许就有收获!”

          正愁着去哪里找人,这?#19968;?#23601;出现,刚好可以试试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过,我现在的模样,太年轻了,被他现,肯定会怀疑……还是杨师的样子吧!”

          精神一动,伪装能力运转,张悬全身肌肉骨骼成了变化,再次变成?#25226;?#29572;”的模样。

          反正他现在在啸天兽背上,又是黑夜,就算察觉有人,也看不清容貌。

          呼!

          命令一声,啸天兽身体一晃,缓缓落了下来。

          来到地面,看清这位宗师巅峰,也是个?#24515;?#20154;,一身紧身衣,显得精气十足。

          有了之前杨师的伪装经历,此时手到擒来,站在啸天兽的背上,双?#30452;?#22312;身后,神色无悲无喜,古井无波:“无妨,我只是路过?#35828;兀?#35265;你和那头赤身虎战斗,驻足看了一下,你与之战斗,可是想将其收服?”

          收服蛮兽有很多种方法,投其所好只是其一,像这?#32456;?#26007;的,也是一种。

          刚才一人一兽战斗的虽?#24653;?#29408;,真要搏命,肯定早就身上出血了,任由对方直?#27704;?#24320;,恐怕是打了想要收服的心?#32908;?br />
          而且看他们战斗,互相都有所了解,这?#32456;?#26007;,怕是不是一次、两次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前辈明鉴,晚辈的?#21453;?#30528;收服它的心?#32908;!?br />
          ?#24515;?#20154;抱拳。

          刚才他故意探查了,现对方沉静如水,丝毫觉察?#22351;?#20462;为,做到这一点,除了真气比他精纯外,只有一个可能……就是修为远胜过他!

          有一头半步宗师的啸天兽做兽宠,修为他又看不穿,真正实力,看来眼前这位,真是一位至尊强者!

          想到这,脸色更加谨慎,看向张悬,态度也更加恭敬。

          “赤身虎,为山林王者,性格孤傲,想要驯服何其困难,凭借几场战斗,就想做到,不可能!”张悬淡淡道。

          身为二星驯兽师,熔岩兽那种少见蛮兽不知道,赤身虎这种,还是知道不少的。

          赤身虎,山?#31181;?#30340;王者,成年拥有宗师巅峰战斗力,这头只是后期,说明?#32479;?#24180;还有一段距离。

          这种天生就强大的蛮兽,几乎很少降服于人,打几场就想驯服,可能性很低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也知道,只是……有些贪?#27169; ?br />
          ?#24515;?#20154;?#22024;Α?br />
          他也知道这玩意想要驯服,实在太难,但一想到能?#35854;?#26381;,将对他带来多大助益,?#38393;?#23601;难以遏制渴望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可以传授你驯服的方法!”张悬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前?#37096;?#20197;传授?”

          正愁着不知怎么才能驯服,听到这话,?#24515;?#20154;瞳孔一缩,激动地脸色有些泛红:“不知前辈,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忙的?#24656;?#35201;能够做到,在所不辞!”

          知道世上没有白得的午餐,虽然高兴,却也没有失去分寸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没有事需要你帮忙,而且你这种实力,也不屑我利用。不过……法不传六耳,既然遇到,就算有缘,我可以传授方法,但你要拜我为师!”

          张悬看过来。

          “拜师?”本以为对方会有啥要求,听到这话,?#24515;?#20154;愣在原地,一脸懵逼。
      内蒙古时时彩号码预测

      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  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    安徽11选5走势遗漏top10 猛龙战警 罗马2全面战争怎么修改金钱 国际米兰虎扑论坛 弗罗西诺内vs热那亚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玩法 篮彩胜分差怎么买 乱世王者辅助 锁子甲APP 福利彩票投注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