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猎文网 > 历史军事 > 复国 > 第118章 悲伤的阿思
          前往兰州的旅途对于乌海来说是一种煎熬。

          对于阿思来说则是幸福之路,她如脱了牢笼的小鸟,兴奋地唱起歌谣:

          我的宝贝儿,小马驹,

          你为何四处乱跑,

          天空这么蓝,

          草原这么绿,

          泉水这么清,

          我在这里等待着你啊,

          请你快回来!

          阿思银铃般的?#26541;?#22914;细细的鞭子,不紧不慢地抽在乌海心窝上。

          ?#23376;?#35828;: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这句话有很强的普遍性,特别是对于具有敏锐眼光的商人来说,只要是有价值人物的所有消息,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,都会传得非常快。葛萨在三月三日成亲,请柬在二十日发出,?#23545;?#20964;州的回鹘商家们迅速接到此消息,都为婚礼送上了不菲礼物。

          乌海在筹措回家路费之时,已经知道葛萨和大蕃女子卓玛成亲的消息。虽?#30340;?#23376;妻妾成群是平常事,可是,妻妾成群指的是一个正妻,媵妾一群。卓玛已经成为葛萨的正妻,阿思回去若愿意跟着葛萨,则只能当媵妾。妻和媵妾的地位悬殊极大,媵妾与主人有配偶名分,但不是正式婚配,妻是一家之主?#31119;?#32780;媵妾的地位只比奴仆地位稍?#24895;?#19978;那么一点。

          乌海是吐少度的大管家,对葛萨和阿思的恋情最为清楚,他在心里上百遍咒骂葛萨:“葛萨,这个忘恩负义的?#19968;錚?#27809;有吐少度将军的提携,你能当上兰州别将?将军刚死不久,竟然就翻脸无情。阿思可是将军唯一的女儿,怎么能做你的媵妾,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!”

          阿思越是快乐,乌海就越是忧愁。

          望着有些憔悴又满心欢喜的阿思,乌海实在不忍心把这个消息告诉她,?#22797;位?#21040;嘴边,又生生咽了回去。最终下定了决心:“事已如此,就让阿思多高?#24605;?#22825;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马?#21040;?#20102;兰州城,望着熟悉?#20540;潰?#38463;思莫名紧张起来,用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,拍拍?#36335;?#19978;的?#39029;尽?br />
          进城后,乌海不顾阿思的不解,指挥马车:“先往右转、左转、停下。”

          到了仆骨将军府第门前,马车停了下来,满期脸不解的阿思进了仆骨将军府上。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,葛萨和大蕃女子成亲了。”阿思尖叫着,如一只受伤的小猫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骗我的。你肯定是骗我地,他是不是骗我?#31185;?#39592;叔叔。”阿思转过头去,问?#39545;?#19968;旁的仆骨。

          仆骨和乌海都是吐少度的旧人,看着阿思长大。阿思听到消息后?#25104;?#21464;得如此苍白,让他俩很是痛惜。

          阿思看了看仆骨,又回头看乌海,心中一片冰冷,脚一软,坐在地上。?#30422;?#27515;后,葛萨就是她心中最大的安慰,俩人分手不过三个月,葛萨竟然聚了一位大蕃女子。阿思是坚强的女子,想忍住不哭,可是坐在地上后,再也控制不住自?#28023;?#21703;”地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丧父之痛、奔波之累、囚禁之苦、背叛之恨,全部涌上了阿思心头。她就如一个小孩子,坐在地上,伤伤心心地大哭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仆骨和乌海都没有劝她,痛哭一场,对阿思来说是一件好事。

          两人站得腰酸背痛的时候,阿思才停止哭泣。站起来的阿思,眼泪水把带有?#39029;?#30340;脸?#24352;?#24471;黑一块白一块,却语调平静地对仆骨道:“仆骨叔叔,我想洗澡,走了这么远的路,你看我这一身,象个叫花子。”

          仆骨没有想到阿思哭了一场子之后,竟提出洗澡的要求,连忙?#24895;老?#20154;准备。

          洗澡、?#28784;路?#21270;妆,阿思慢慢修饰自己。当阿思重新出现在仆骨和乌海面前时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凄艳美。

          阿思平淡而坚决地道:“乌海叔叔,备上马车,我要到葛萨府。”

          乌海闻听此言,嘴唇张了张,劝解的话却没有说出来,他是领教过阿思倔强性格。当初阿思下定决心要到凤州刺杀侯云策,他百般?#30333;瑁?#27809;有起到一点效果。所以,这次他也知道?#30333;?#19981;了,乌海叹了口气,对仆骨道:“我们去去就回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下了马车,阿思?#39545;?#33258;?#35328;?#32463;的家门口。

          兰州建筑即受到中原影响,又极有西域特色。吐少度府第整体规划采用大武朝豪强常见的样式,只是房顶采用穹窿顶,墙壁较厚,门窗呈拱形,窗口不多而且小,用来采光的天?#38712;?#36739;大,有着浓郁的西域特色。

          门口几个守卫雄纠?#21202;?#31435;,这些亲卫大部分是从陇西带来的野战军士,并不认识阿思和乌海。其中一个守卫对着缓缓上来的阿思和乌海道:“站住,你们找谁?”

          他见两人坐着马车而来,衣衫华贵,言语间比平时?#25512;?#24471;多。

          乌海道:“我是葛萨将军的朋友,特来拜访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将军外出没有回来,你叫什么名字,容我通报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是乌海,烦你通报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那位守卫转身进府,刚走到中门,遇到葛萨夫人卓玛。卓玛会说回鹘语,见守?#20848;贝掖页?#37324;走,便问道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          守?#20848;?#26159;葛萨夫人卓玛,连忙道:“外面有一男一女求见将军,男的自称乌海。”

          卓玛记性甚好,兰州城里重要人物都见过,没有一个叫乌海,随口道:“将军不在,改天让他来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守?#26469;?#23436;话,一直没有出声的阿思再也忍不住了,一言不发就往里走。两名守卫把她拦住。阿思伸手推守卫,守卫反手抓住阿思手腕。阿思挣了一下,没有挣脱。

          乌海见状,急忙道:“大胆,快放手,这是吐少度将军的女儿阿思。”

          守卫听见此话,?#35835;?#19968;下,松开手。阿思在他松手的同时,狠狠地朝守卫脸上打去。守卫没有提防阿思会出手打人,“啪”地一声,脸上被打了一巴掌。守卫久在陇西,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,是一个做?#25509;旅?#30340;愣?#38750;啵?#34987;女人打了一巴掌,顿时大怒,上前对着阿思就是一拳,把阿思打倒在地。

          阿思身着盛装,被守门军士打倒在地,样子极为狼狈。

          乌海对着院内大喊:“葛萨将军,我是乌海,阿思回来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阿思从地上爬起来,从怀中取出匕首,对着军士刺过去,又被军士踢倒在地。

          乌海那一声大喊,早已惊动院内之人,不少吐少度旧人听出乌海声音,纷?#23376;?#21521;门口。到门口之时,见阿思居然被守?#26469;?#20498;在地,几个?#24515;?#22899;仆急忙上前扶起阿思,训斥守卫:“你好大胆子,这是吐少度将军的女儿,你不想活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?#24187;心?#20154;来到乌海,没有说话,只是紧握乌海的手,使劲摇?#24605;?#19979;。他以前是乌海地副手,相当于副管家,现在被贬到管马。

          女主人卓玛听到门外吵闹,快步走到门口,身后跟着几个大蕃使女。

          看到卓玛来了,叽叽喳喳的众人都没有声音。女人?#26412;?#22825;生比男人强,卓玛见到瞪着眼睛的阿思,便知道来者是谁。

          卓玛的?#30422;卓衫?#27966;人求亲之前,对葛萨进行过调查,知道葛萨的情人阿思是吐少度的女儿。兰州被可汗攻占后,阿思已不知所踪,深知人情事故的可黎这才派人来求亲。

          阿思穿一身淡黄色长裙子,头?#40536;?#39280;,手持小刀,漂亮中有些野性。卓玛看了好几眼才道:“你是阿思?”

          阿思没有回答她,脸上故意做出不屑一顾的表情。

          卓玛是很有心计的女孩子,知道吐少度在兰州称雄二十多年,虽说已经死了,可?#26725;?#26681;错节的关系还在,她虽是葛萨妻子,但是初来兰州,根基还?#24120;?#20110;是道:“阿思妹妹快点进来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阿思用手背?#24651;?#34987;守?#26469;?#20986;的血迹,昂着头,走进院子。

          卓玛紧跟在阿思身后。

          院子里的陈设没有什么变化,仍然维持自已走时的格局,只是,里面有一半人已经不认?#35835;耍?#29305;别是原来的家丁全换成了不认识的回鹘军士。不少吐少度府中旧人,迎面见到阿思进来,都面?#37117;?#21160;之色,见到阿思背后的卓玛后,连忙低头,侧身?#39545;?#19968;旁。

          经过侧院之时,卓玛抢到阿思前面,道:“这个院子现在没人住,阿思走累了,在里面休息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这个院子原是吐少度小妾所住。小妾年龄和阿思相仿,两人关系并不好。可汗大军攻破兰州之时,吐少度小妾还住在这个院子里,后来不知所踪。

          卓玛此举带有很深的意味,让阿思住小院实际上宣布了阿思的地位。阿思心里明白卓玛的意思,道:“不,我在?#24615;?#23567;厅等葛萨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随便你。”卓玛笑容消失,扭头对着紧跟在身后的乌海道:“你不要跟来了,在外面等着。”

          阿思坐在小厅,卓玛自顾自走了,将阿思一人留在小厅,也没有使女前来服侍。

          过了一会,小厅进来两人,正是葛萨和卓玛。

          卓玛这时换上考究华贵的大蕃女装,摆边镶上水獭皮,拼接成黑白相间地漂亮图?#31119;?#20854;上再镶接彩色锦缎,配带着三条腰饰带,由?#20301;?#37775;金的白银板或白铜板连缀而成,配挂上金银雕镂镶着珠宝的小佩刀、针匣、奶桶?#22330;?#38134;链、响铃串等,琳琅满目。

          葛萨和阿思四?#32943;?#23545;,一时没有语言。葛萨眼中闪出一丝柔情和愧疚,见到阿思眼?#22681;?#28176;浸出泪水,嘴角还有血迹,问道:“为什么流血。”

          阿思露出嘲讽的微笑,“被你家里守?#26469;?#30340;。”

          葛萨闻言,目露凶光,大喝一声,“把那个不长眼的东西拖到?#24615;?#26469;,军法处置。”

          一会,院子里响起了皮鞭声和大声惨叫声。

          阿思低低声问道:“你,为什么这样?”

          葛萨用回鹘古语道:“?#38382;?#25152;?#21462;?#25105;一天都没有忘记你。相信我,阿思。”

          回鹘古语只是在回鹘贵族中使用,大部分本?#36838;?#37117;不能听懂,卓玛更不懂。阿思本来是想向葛萨?#39318;錚?#21487;是见到葛萨又黑又瘦,十分憔悴,听到他吐露真情,豆大泪珠悄无声息地从阿思脸上流出,满腔怒火?#19981;?#20026;乌?#23567;?br />
          阿思有些心灰意冷,道:“罢了罢了,你我有?#24471;?#20998;。我走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阿思转身就向屋外走去,葛萨想去抓住阿思,抬了抬手,?#31181;?#20110;放了下去。

          自从葛萨和阿思开?#21152;?#22238;鹘古语交谈。卓玛心里就有些发冷。她不再看阿思,只是用一双?#31389;?#30475;着葛萨,而葛萨?#36127;?#27809;有看她一眼。当阿思出门地时候,卓玛如刀地眼光一直跟随阿思。

          阿思在兰州城里发生的事情,被回鹘城里粟特商人尽可能完整地记录了下来,很快送到了侯云策?#31181;小?br />
          “这个阿思还有价值吗?”侯云策把阿思的情报还给钱向南。

          钱向南道:“阿思不是一般的女子,她是吐少度的女儿,吐少度经营兰州二十多年,兰州回鹘军的骨干都是他一手提携的。葛萨如?#20439;觶?#19981;少故旧心中定?#20852;?#19981;满,这一点或许在某个时候会发生作用。”

          侯云策?#39545;?#22320;图边,紧盯西域,道:“兰州可是好地方,自从大武丢失河陇地区之后,中原便失了产马之地。大林朝战马奇缺,就是那时种下的祸根。想当年,汉家天子为了汗血宝马,不惜大动干戈,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想寻得骏马改造中原马种。马策,也是国策啊。大武朝军威强盛,才能实力称雄西域,复我汉家山河,是我辈永远?#24187;?#30340;梦想。”

          军情营的活动绝大部分针对西域,钱向南最清楚侯云策心意,今天侯云策如此直白地吐露对西域的?#21152;?#28212;望,还是?#20204;?#21521;南很震?#22330;?#20182;没有回答,随侯云策目光在图上游走。

          钱向南是个读书人,表达感情很有些含蓄,侯云策的话让他心潮澎湃,而表面上,他却沉静如水。

          秦家河?#36125;?#21254;地出现在门口,高?#35828;?#36947;:“开封城来人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是谁?”

          “梁守恒,霍知行,还有孟殊。”

          听到是这三人,侯云策高?#35828;?#36947;:“快请他们到书房。”

          三人很快进屋。梁守恒还是如此稳重,中规中距地向侯云策行礼。孟殊衣着华美,很有些大商人的派头。霍知行则晒得黑黑的。

          侯云策手上奇缺行政人才,为把梁守恒、霍知行调来还颇费了些手脚,一方面用正式公文向吏部要地方官,另一主面是通过岳父的关系,私下找吏中侍郎通融,才顺利把?#35828;?#21040;凤州。

          “?#35946;桑?#30460;星?#26725;?#26376;亮,总把你?#26725;?#21040;了,我现在手里缺人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被人重视总是一件愉快的事情,梁守恒道:“节度使,郑州一别,已是一年,郑州百姓心里还惦记着你,经常有人问起我,防御使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          侯云策又问:“霍郎晒得如此之黑,想必引西蔡河水淤田地工程已取得成效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幸不辱命,去年夏季西蔡?#21491;?#27700;淤田,得?#20365;?#19977;千?#19969;!被?#30693;?#24615;?#32463;到过凤州,后来赵英写信提出 “用人要走吏部,否则落人口柄”的 建议后,霍知行便回到郑州,等待吏部调令。如今终于通过正式渠道来到侯云策麾下。

          侯云策由衷地赞扬道:“?#20365;?#19977;千亩,可活多少人啊,霍?#26194;?#19981;可没。四州之地,久为西蜀所占,百姓生活很是贫苦,和郑州没法比。霍郎休息一天,就到阶州任刺史,阶州地处西部边?#24120;?#30452;接面对大蕃,?#38382;?#22797;杂,阶州有步军两千五百人,由王江统辖,王江出自郑州军,你是认识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安排完霍知行的事情,侯云策转头对梁守恒道:“钱郎本来挂着凤州刺史之名,但他主要精力在观察判官一职上,?#35946;?#23601;替代钱郎任凤州刺史吧。陛下同意了这个安排,吏部文书很快就到。”

          孟殊现在还挂着黑雕军军需官之名,但是他实?#25163;?#25484;着富家商铺的大权,另外,按赵英要求,他还以留在郑州保护赵英亲卫为骨干,组建飞鹰堂,专门收集各种商业情报,顺便也收集一些主要官员的活动情况。

          他的身份现在和钱向南有些类似,只是军情营和飞鹰堂的侧重点有些不同,军情营主要经营西域及西蜀、南唐之地。而飞鹰堂主要经营大林朝内部。

          侯云策有很多话要对孟殊说,因为梁守恒和霍知行在场,没有多说,安排完梁、霍以后,侯云策才对孟殊道:?#32610;阅?#23376;可好,犬子可好?

          (第一百一十八章)

      内蒙古时时彩号码预测

      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  1. <code id="qhlku"></code><output id="qhlku"><button id="qhlku"></button></output>

        2. <code id="qhlku"><delect id="qhlku"><source id="qhlku"></source></delect></code>

          失落的国度电子 快乐赛车计划怎么看 MGS电子21点矿坑游艺怎么玩 2011国际米兰名单 柏林赫塔队队歌sailing 现金嘉年华投注 中国象棋免费下载 水果转盘在线客服 宁夏福利彩票快三开奖结果 e电竞比分网